11处特工皇妃小说大结局原文内容 楚乔传根据哪本小说改编的

11处特工皇妃小说大结局原文内容 楚乔传根据哪本小说改编的

  《楚乔传》电视剧正在热播中,自从播出以来就引起网友们的喜爱,剧中,宇文玥教星儿功夫,俩人后来就上演一段“尬舞”。之后,宇文玥抱着星儿,喂她吃东西,表面上是故意做给别人看,实则内心os是我的女人谁敢动!星玥夫妇好苏!最后林更新嫌弃赵丽颖,让她去洗被褥那段,简直就是霸道总裁的戏码啊!不少的网友想知道楚乔传根据哪本小说改编的?在原著小说里结局是什么?下面跟小编一起看看11处特工皇妃小说结局原文内容。

  赵丽颖与林更新和窦骁一起上演的三角虐恋绝对这部剧的重头戏,一个是窦骁饰演的腹黑多疑的西凉世子燕洵,他与楚乔八年筹谋共患难,这情谊是很坚固的,但是却抵不过膨胀的权力野心与肩负的沉重仇恨,他与楚乔的分道扬镳让人惋惜却也在意料之中。

  而林更新饰演的才智多谋文武双全的世家贵公子宇文玥,他默默的站在楚乔背后守护她,这样的付出与等待让人心疼,还好最终他守得云开见月明,而且从小就缺少爱的宇文玥在楚乔的激励下更是在权利与血海中重生,与楚乔携手共创一片天地,这样的情感是感天动地的,也是世间最暖最真的爱。

  所以,赵丽颖与林更新这对荧屏CP一定是最默契最完美,而赵丽颖与窦骁组成的荧屏CP应该是最虐心最悲凉的。江山与挚爱,燕洵与宇文玥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而结局也是截然不同的。纵然万里江山如画,失去了挚爱的陪伴,只能是徒留悲凉,权利并不是万能的,而真爱一定是无敌的!且看赵丽颖携手林更新为我们演绎这一场乱世风云中女奴逆袭成女战神的传奇故事吧!

  《楚乔传》改编自网络小说《11处特工皇妃》,讲述的是奴籍少女楚乔(赵丽颖饰),受到开明贵族宇文玥(林更新饰)关注,被迫接受严厉训练,还卷入西魏门阀的斗争中,并最终成长为巾帼将军的故事。

  虽然剧情和原著小说的“穿越梗”相去甚远,但故事内核依然是少女的自强不息。在前晚开播的剧集里,楚乔尽管被狼群包围,依然没有放弃搏斗,危机之下竟然还杀死了好几只狼,堪称女版的“武松打虎”。女主角惊为天人的胆识就这样呈现在观众面前。

  在穿越前她是一位聪明,坚强,勇敢,坚持与邪恶做斗争的女子。更是令人敬佩的精英特工,最后她舍己为人,为国捐躯。穿越后她不是高高在上,有崇高地位的人物而是,连农民都不如的 奴隶。幼弱的身躯,坚强的生命力。哪怕是敌人就在自己面前,也只能隐忍心中的怒火,她一步步化险为夷,一步步的成长.......

  蔷薇的香气消散在夜风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目光穿越层层森冷的兵甲,停驻在那个人的身上。岁月的洪流从她的耳边一忽而去,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旷野里的飓风,呼啸着,如同山巅的雄鹰。

  漆黑的战旗在燕洵的头顶迎风招展,漆黑的夜如同一团浓墨,苍穹低压,星月无光,成千上万的火把猎猎燃烧,恍在脸上,好似被蒙上一层血光。燕洵站在黄金打造的战车之上,手挽金弓,一身墨色战袍,双眉如剑,斜飞入鬓,微微扬起头,眼眸修长,静静的注视着那个记忆中熟悉的身影。

  整个战场上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唯有那一声声战鼓,如同大地的心脏,一下一下的,敲打在人的脊梁上,让血脉中的血液,也一丝丝的沸腾起来。时间就那么凝固了,他们默默的看着对方,视线交错,在半空中凝结一处。

  终于,潮水般的大军冲上去,一场生死一战,终于展开。刹那间,骑兵齐刷刷的亮出了弓箭,嗖嗖的尖锐风声中,箭排空,如雨点般倾斜在士兵们的头顶。无数人冲上去了,战役在最初就显示出了可怕的残忍,令人脊背发凉。

  惨叫声、哀嚎声、命令声混成一片。战马狂拽,滚石如雷,战刀雪亮,乌云遮住冷月,连天地都为这一场残酷的战役闭上了眼睛。经过了一日一夜的拼杀,东边城门突然打开,苦战了一夜的秀丽军趁着燕北军调换军阵的时机策马奔出城来。一路冲至铁线河江畔,此地道路狭窄,不堪大军冲击,燕北军不得不弃马冲过去,可是等他们追赶至河边的时候,却见秀丽军的士兵们撑起羊皮筏子,竟从这河流最喘急之处横渡大江。

  几乎同时,燕洵和楚乔各自端起弓弩,箭矢穿破虚空,向着对方而去,叮叮两声同时响起,箭矢并没有射空,引来了周围亲卫兵的一阵惊呼。大江之上,楚乔站在筏子上,远远的望着燕洵。

  她知道,这一站只是做个样子,燕洵不可能真的阻拦她。燕洵和靖安王妃是盟友,不得不替她把守邯水,可是一旦靖安王妃真的攻进唐京,让靖安王的后代登上皇位,那么他的后路就必会为人所断,是以这一仗他不能赢,但是也不能输的难看。

  他还需要自己来拖住这场卞唐内战,来为他留下唐户关的门户。一排排火把蔓延在江面上,黎明前的黑暗仿若是狰狞的魔鬼,将嗜人的利爪插入人的双眼,天地间都是血红的,风呼呼的吹过,扬起漫天的火苗。

  燕洵骑坐在马背上,战马不安的刨着蹄子,他的背脊仍旧挺拔,浑身上下充满了帝王的威仪,像是黑暗世界的天神。他的目光锐利而悠远,越过宽阔的江面,停驻对面那个纵然瘦弱却永远坚强的身影上。夜风吹来,扬起她鬓角的头发,染血的铠甲在火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辉,她骑在战马上,隔着滔滔江水、熊熊烈火,默默的望着他。

  那一刻,燕洵回忆的冰面突然裂开了一条缝,他甚至能够听到细微的声响,一些凌乱的画面,就那么咔嚓咔嚓的,从汹涌的水里冒出头来。多久之前?太久了,好像上辈子的事,久到他几乎记不清了。

  也是这样的夜晚,也是这样厮杀之后的死寂,也是同样的一双眼睛,隔着脉脉江水,静静的望着她。真煌城的大火在施虐着,无止尽的喊杀声畅快的回荡在荒原上,年轻的他们各自决绝的回头,向着自己的方向,去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也许吧,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切就已经注定,他们如两颗南北背驰的流星,纵然曾因为诸多原因有过短暂的交错,终究还是要走上分离的道路,沿着各自的轨道而行,越走越远。

  楚乔持刀站在河堤上,亲眼看着最后一支军队度过邯水,浩瀚的江面如同天坠,将他们隔绝在东西两侧,千万个生命和灵魂沉入大江之中,天地为熔炉,万物为薪碳,火上燃烧着的,是无数黎民的鲜血和希望,还有他们截然相反的信念。她望着燕洵,一时间千百个念头尽皆归于尘土,十万铁甲军消泯于视线之中,只剩下那个一身黑袍的男子孤傲的站在天地之间,眼神诺狼,好似很多年前他从九幽台上一步一个血印的爬起来,纵然身后没有一个人,却有着足以毁灭天地的肃杀。

  平安一身狼藉,眼眶通红的跑上来,扬起头说:“这一战,我们死了六千多名弟兄。”楚乔低下头去,只见年轻人的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多年来生活在和平环境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经历了这鲜血的洗礼,他的眼睛已经不再纯洁了。

  “平安,任何目的的达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秀丽军的将军坐在马背上,默默的看着点着火把的长龙,过来许久,才声音低沉的说:“真正的和平,始终要通过战争来获得。”

  楚乔扬起头来,最后向着邯水的那一侧望去,大火已经逐渐熄灭,河面上滚动着层层的青烟,在极远处的东方地平线下,隐隐有一丝金色的辉光,那个人穿着一身墨色战甲,身后的披风在夜风中猎猎的飘着,尽管看不清眉目,可是她却可以清晰的想象出他的表情和轮廓,一如很多年前的那个午后,他坐在马上向他射出一箭,就此,他救了她一命,她陪了他十年。

  她伸手握住自己的右臂,那里,有一只玄铁打造的护臂,即便是弩箭也不能射穿。那是赵嵩送给她的礼物,共有一对,她分了一只给他。她毅然转过头去,没入滚滚大军之中,扬鞭策马,再也不向来路看上一眼。

  邯水以西,燕洵调转马头,部下的将领跑上前来问道:“陛下,不追吗?”燕洵一言不发,径直越过他的身边,走了好远才淡淡说道:“退兵。”大军潮水般而去,地平线下旭日初升,一道霞光静静的播撒在大地上。那背驰而去的两路大军,终究渐行渐远。

  空旷的大帐中,一身铠甲的将军跪在地上,他已经这样跪在这里很久了,太阳渐渐的落下去,黑夜莅临,大帐内漆黑一片,唯有那张镶嵌这东珠的金黄貂皮上有着微弱的光亮,隐约的照亮那个人的轮廓,如同一座山峰。

  那个人一直没有说话,从铁线河归来之后,他就一直坐在那里,好似忘却了周遭的一切。帐外的青草轻轻的摇曳着,在夜风中招展着希望的味道,五月的卞唐已经是盛夏,夜里有清脆悦耳的蝉鸣,荒原上的草长得有半个人多高,不知名的虫子游曳在半空中,翅膀上有微弱的磷光,星星点点的闪亮着。

  大帐里太静,身穿铠甲的将军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甚至不敢去点灯。他并不是燕北军最初的元老,更不是燕皇的旧部,实际上当初跟随燕皇起兵的旧部已经不剩下几个了,如今军中的这批人,都是一刀一枪拼回来的。陛下虽然阴郁难测,但是赏罚分明,且极重军功,只要你敢杀敢打,就不怕没有出头的机会。

  将军姓穆,祖上也是书香门第,虽然到他这一代没落了,可是也是识文断字,略通兵法。靠着这点见识,他一步步的高升,短短几年间,就已经成为了燕北军中首屈一指的将领。

  和其他人不同,将军觉得陛下并非是传闻中的那样暴戾。是的,他曾经杀了自己的老师,杀了自己的妹妹,杀了辅助他多年的大同会一群人,可是那又怎么样?也许身在其中的人会觉得陛下忘恩负义,会骂陛下狼子野心,可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却看得清楚,大同会不通军事不懂政务,内部盘根错节,彼此争权夺利,内斗派系极其严重,他们占据燕北多少年却毫无建树,北有犬戎侵扰,东有大夏管制,他们无力保护燕北臣民,却硬是要在朝政上指手画脚。对于这样的人,如果陛下不以雷霆手段震慑打压,只会在燕北大地上再次扶植出一个派系混乱的大同政权。

  一个成功的帝王和普通人的差别就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是顾全大局,还是顾念私情?所以,对于曾经的那位秀丽将军,穆将军实在没什么好感,按照他的想法就是,女人,实在难以成就大业。

  “穆闻,”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大帐内空旷,尾音隐约还带着一丝回声。穆闻闻言,连忙直起身子,就听上面的人继续说道:“传信给程远,让他分兵松原渡口,严密把守,秀丽军既然这么想进去,那就让他们进去,靖安王的军队还等在里面呢。”

  “另外,告诉他不要攻打赵(十四,字打不出来),全力进攻赵彻,务必要捣毁赵彻的粮草,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燕洵摇了摇头,黑暗中也看不清他的面容:“不必了,明早再去就行,不着急。”穆闻微微一愣,军情如火,怎会不着急?不过燕洵这样说,他也不敢反驳,只是静静的跪在那里,不敢说话。

  燕洵微弓着腰,低头倒酒,微弱的珠光下显得有几分颓废的落拓。穆受宠若惊,连忙起身小步的走上前去,接过酒杯,也不敢坐。燕洵随手指着一旁的座位,说道:“坐吧,别杵在那。”

  穆小心翼翼的坐下,一饮而尽道:“多谢陛下赐酒。”燕洵也仰头饮下去,穆连忙为他倒酒,听他淡笑道:“好久没人陪我喝酒了,以前是环境所迫,不能饮酒,如今环境好了,能陪我喝酒的人却都不在了。”

  穆手挽轻轻一颤,他是个聪明人,从昨夜燕洵下令停止追杀秀丽军起,他就觉得有些不对,此刻听了燕洵的话,他越发觉得自己听了不该听的话了。

  燕洵很随意的说了一声,竟然还拿起酒杯在穆的酒杯上轻轻的撞击了一下,醇红色的酒浆倾洒在手指间,他也不以为意,拳头大的酒樽容量很大,他却总是一饮而尽,不一会儿,一壶酒就已经被喝了大半了。

  燕洵今晚的话很多,似乎比以往一个月的话还要多,他闻穆军队的伙食,问他家有几口人,父母是否还健在,身子好不好,有几个孩子,可曾读书,娶了几房妻子,甚至还笑问他军妓营的妓女漂不漂亮。

  穆心神巨震,以前没有机会见燕洵,知道的一切都是听来的,如今见他这样平易近人,他越发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至于那个胆敢背叛陛下投靠卞唐的女人,就更是不知好歹了。

  这样一聊就到了深夜,更鼓响了三声,燕洵似乎已经有些醉了,半靠在坐塌上,懒散的说些闲话,渐渐的就不吱声了。穆以为他睡着了,拿起一旁的锦被为他盖上,就小心的退出大帐。

  大帐内又安静下来,静的能听到极远处军人们轻轻哼唱的燕北长调,就那么悠扬的回荡在夜空之中,带着凄冷的味道,一圈圈的环绕着。黑暗中的男人睁开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清醒如水,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醉意。

  燕洵很随意的说了一声,竟然还拿起酒杯在穆的酒杯上轻轻的撞击了一下,醇红色的酒浆倾洒在手指间,他也不以为意,拳头大的酒樽容量很大,他却总是一饮而尽,不一会儿,一壶酒就已经被喝了大半了。

  燕洵今晚的话很多,似乎比以往一个月的话还要多,他闻穆军队的伙食,问他家有几口人,父母是否还健在,身子好不好,有几个孩子,可曾读书,娶了几房妻子,甚至还笑问他军妓营的妓女漂不漂亮。

  燕洵策马上前,走在军队的最前方,千军万马跟随在他的身后,像是一片汹涌的海洋。

  穆阆遥遥的站在他的身后,看着渐渐远去的燕北之王,突然间,这名年轻的将军觉得他们的陛下是那么的孤单,黑暗吞噬了他周围的所有光亮,只剩下他坚挺的背脊,如同一杆凌厉的战枪。

  楚乔的眼睛渐渐红肿,她抿起嘴角,强忍着眼底的酸涩,上前一步,伸出拳头轻锤了一下他的胸膛,轻轻的说:“傻子。”

  天地那般广阔,时间那样急促,该结束的终究结束了,而未来,还在前方闪烁着无尽的光辉。纵然前路莫测,然而终究此刻相依,笑颜如三春暖,万物生。(全文完)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由程序自动采集于互联网,无人工干预,只作交流和学习使用,本站不储存任何资源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qq邮箱798244092@qq.com立刻删除,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电子书下载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多多资源网 Themes by 多多资源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留言建议| 网站管理